伪造之物

卫宫家今天的饭,最终话。
什锦火锅

《净梦》〔兰陵王×咕哒子〕

✘内含私设,有自己部分原创剧情。

✘没看日服设定,可能有部分bug 。

✘希望食用愉快,可以的话请继续往下


↓↓↓↓↓↓↓↓


----------------------------------

立香做了一个梦。

梦见了阴暗的,不见天日的地牢。

那个白发​的少年蜷缩在一旁的角落里,那双漂亮的,湛蓝色的眼睛也变得暗淡无光。

他觉得十分奇怪,因为按照她所了解的历史,那个少年,就算是…死也应该是在他自己的府邸里的,而这里却是牢房?!

这时,木质的牢门随着铁链的抽动声缓缓的打开了,一个蒙着黑面的宦官双手捧着一碗淡红色的液体走到了少年面前。

“这是陛下的旨意,喝了这个,就该上路了…殿下…”

淡红色的酒液经过双手的晃动,泛着一圈一圈的涟漪,配上少年那双昏暗的眼眸,深刻的印在了立香的脑海里,如同噩梦一般。

--------------------------------------

立香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时钟。

早上的7点整。

她晃了晃有些晕乎乎的脑袋,伸了一个懒腰。

“您醒了吗?”

坐在一旁的少年合上了手中的书,隔着面具露出温柔的微笑。

“……早安…”

维持着伸懒腰的姿势,立香有些呆愣的看着面前的servant 。

看来脑子还有些宕机,都忘了如今的中意从者是他了,希望梦里没有说什么怪话才好。

“看来您休息的不错,需要起床去吃早餐吗?”

湛蓝色的眼睛透过面具依旧显得那样清澈美丽,立香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好啊,今天还有挺多的任务的呢。”

   她这样说着,一边快速的起身了。

那场梦境却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不会忘记,也绝对不会原谅…

让那双原本湛蓝美丽的眼睛变得那样暗淡的这种事,绝对不能原谅…

如果…如果他可以当上那个时候的皇帝的话,是不是就不用迎来这样凄惨的结局了呢?

伴随着这样的想法越缠越深,立香陷入了自己的梦魇中。

--------------------------------------

“我想要向圣杯许愿的愿望吗?”

在餐厅里跟同样是中国来的英灵燕青在一起喝酒的少年被问到了这样的问题。

“是啊,我的话…是希望能让那个踢蹴鞠的混蛋得到应有的惩罚吧,所以啊,有点好奇兰陵王你的愿望呢?”

黑色长发的英灵摇晃着杯中的清酒,葱绿色的眼珠略带些许的严肃的盯着白发少年。

坐在不远处吃饭的立香也不由得停下了咀嚼,也竖起了耳朵,仔细听着。

“我吗…”

白发少年纤细的手指抚摸着戴在脸颊上有些冰冷的面具,仔细的抿着嘴唇思索了一下缓缓说道:“没有美丑基准的世界如何?”

“哈?”燕青不由得啊了一声,在远处偷听的立香也不由得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当然…这可能是一种傲慢啦…但是…对于我来说,不戴面具就无法出行,确实有些困扰吧…”

白发少年露出无奈的笑容,摆手解释道。

“啊哈哈哈哈…这也是很有兰陵王的风格呢,虽然我有点以为你会许更大的愿望来着…”

燕青打着哈哈,继续伸手给少年倒酒。

立香沉默的吃完了餐盘中的食物起身离开了,

“master ?”老妈子卫宫朝御主喊到,立香只是摆了摆手,转身去往自己的灵基材料储藏室。

---------------------------------------

我的确…也以为,他会许愿其他的事物的…

尤其是做了那个让人心痛的梦境…对国家忠心耿耿的他,不应该被那样对待。

在为国家忠心效力的时候,遭遇了背叛和怀疑…

“可恶…好想改变…那一切…”

她伸手抚摸着被特殊存放的闪着金光的圣杯,默默的捏紧了手掌…

--------------------------------------立香在之后的某日突然陷入了沉沉的昏睡,怎么叫都叫不醒她。

她身边的servant 们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达芬奇尝试着做了一些补救措施,也请南丁格尔帮忙检查了身体,结果却并没有异样,但也唤不醒御主的意识,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被梦境困住了。

御主陷入了醒不来的噩梦中了?!

于是便有从者去拜托过某个梦魔干脆一点进入御主的梦境帮助一下御主之类的,那名梦魔只是伸手将食指按在了自己的嘴唇上,露出了天机不可泄露的笑容。master 最近跟哪位从者羁绊最深,众人一目了然,自然不需要多说什么,但是就目前来看,事情只能先顺其自然的发展下去了。

其实主公最近的情况,高长恭不是没有觉察,尤其还是在他守夜的时候,主公就频繁的被噩梦惊醒…

而现在,却突然的被梦魇困住。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

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

这里是木头和铁链搭建起来的,不见天日的地牢。

他不禁有些惊讶的睁大了湛蓝色的双眼,虽然他去求梅林帮忙连接上御主的梦境,但是没有想到居然是这里,虽然这对于他来说…的确是不愿意被提起的阴暗过去。

但他还是压下了这些情绪,慢慢的向前走着寻找着目标,这座地牢里没有任何人,看来御主的安全是得到了保障了,那么得尽快找到她才行。

木窗外的天空都是昏暗的,似乎很快就要下雨了。

终于在其中一间空荡荡的牢房里,兰陵王看见了坐在地上的少女。

他伸手推开牢房的木门,轻轻的走了进去,他的主公正盯着角落里某处静静地发着呆。

“主公,原来你在这里啊。”

他伸手轻轻的摘下脸上的面具,露出那张令人安心的容颜,轻轻的在少女身边坐下。

他的御主沉默着没有说话,这时屋外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并且伴随着风声,越下越大。

“长恭你看,连天都开始在下雨…”

橙发少女轻轻的开口了,声线里带着浓厚的茫然。

“连上天都在替你委屈…”

“本以为我和主公的梦境相连会让您看到我光辉战绩的梦境呢,没想到却是这样沉重的梦啊。”

少年将假面轻轻的放在一旁的地上,湛蓝色的眼睛里透露着一丝无奈。

“不是你的错,是我陷在梦里走不出来了。”

立香用手撑着脑袋:“我有了想要改变一下过去的想法,所以哪怕是…一点点…”

少女盯着少年灿烂湛蓝的眼眸,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主公可能并不知道呢,无论是容貌也好,身份也好,人或许一生下来就是注定的。”

少年抬头看着昏暗的地牢的屋脊,缓缓的说道。

“或许皇弟那残暴的性格并不适合做皇帝,可那也只是大臣们的猜测,但我也是没有能力去抢夺那个位置的。

如果说,坐在那个位置上,作为皇帝同样掌管着别人的生死,无论是好是坏。

那么在战场上,我作为将军还能斩杀敌人,守护住普通的黎民百姓。”

少年目光如炬,一脸认真的说着。

“长恭,你是说,你不会有这样的愿望吗?”

“无可奈何啊,我的那个时代,皇帝的命令就是一切,他让我去死,我不得不从,如果说非要有什么后悔的事情…那只能说是被圈养在深宫里的那段时光,并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母亲吧。”

窗外,一只浑身漆黑的鸩鸟停留在窗外,赤红色的眼睛正盯着屋内的两人。

它轻轻抖动了一下它那身紫绿色的背羽,一片轻巧的羽毛被它抖落了下来,飘进了放在窗下石板上的一碗清澈的酒内,瞬间染上了淡红的艳丽色彩。

“所以回去吧,master !将它克服过去,大家都还在等着您回去呢。”

高长恭起身走到窗边,伸手拿过了那一碗毒酒。

少女睁大眼睛看着那被阴暗遮挡住面容的少年举起那碗毒酒,一饮而尽。

“是么…长恭,你是想告诉我…无论怎么样,我都没法救你是吗…无论圣杯也好…什么都好…你都会迎来这样的结局吗…”

立香痛苦的将脑袋埋在大腿上蜷缩成一团,痛苦的颤抖着身体。

“明明…明明只是人生走错了一个决策,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回头呢!”

“请听我说,我的主公。”

少年跪坐在御主面前,伸手搭上了她的肩膀。

湛蓝色的眼睛认真的盯着自己的御主琥珀色的眼眸,即使墨黑色的毒血蔓延在嘴角,他依旧露着浅笑。

“我跟您说过,我讨厌的事物是被怀疑。

无论多么亲密的兄弟也好,主仆也好…一旦被种下疑心的因种,那么那份关系,便很快会被瓦解吧。”

他重新轻挨着少女坐下,将虚弱的身体靠在了她柔软的肩膀上。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如鸿毛,怎样发展都是人的命数,人啊…是注定只能够往前走的,不能回头的。

但是,我还是很幸运的,因为我没有想到,在未来,会遇到主公这样的人。

我的主公,您是不一样的…您总是那样温柔的,给予我爱情,温情、和慕情…我该怎样回报您呢?”

“……”

少女的瞳孔轻微颤抖着,眼眶里似乎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流淌了下来。

  “长恭…”

立香浑身颤抖着,伸手握住了少年渐渐冰冷起来的双手,豆大的泪珠砸在了他白皙的手背上。

“我想救你啊…我真的想救你啊!”

“若是从前的话,人在两地,只有天上的星子相共。”

高长恭伸手擦拭着少女御主脸上的泪水,露出了极为放松的神情:“但是,现在不同了。如果是和主公您在一起的话,那便是什么样的噩梦,都不值得畏惧了…”

“嗯…没错…”

立香看着白发的少年慢慢合上的眼睑,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将他搂在了怀里。

“只要我们在一起的话,无论什么样的噩梦,便都能驱散干净了。”

--------------------------------------

“终于醒来了呢。”

在立香睁开了眼睛,眼前带着面具的银发少年露出了放松的微笑,围在身边的一大帮子从者也着实的松了一口气。

“总感觉master 还跟个孩子似的,不过昏睡了这么多天了,还是赶紧来吃饭吧。堆积了很多任务没有做呢?”

身为老妈子的卫宫无奈的笑着,带领着剩余的从者们先行离开了,只留下带着面具的银发少年和少女立香两人。

“那个…长恭…”

立香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不敢面对自己的servant 。

这回是她自己太固执了,以至于被梦境牵绊住,实在是太失职了。

“没什么,这只是一个噩梦而已,主公。”

高长恭微微的笑着,“不过,下次主公再遇到这样的事的话,我也不能轻易的饶了您呢。”

“诶?为什么啊…”立香立马哭嚷着脸撒娇着。

“所以说,主公您应该更成熟一些才行,小孩子才会被噩梦吓哭吧?”

“怎么会这样啊,长恭你以前没这么严格啊!”

“我毕竟是servant 呢,引导master 成长也是作为servant 的重要的职责呢!那么,让我们去打今天的修炼场吧!”

唉…妈妈系的从者在有些地方意外的固执呢…少女露出如释重负的微笑,伸手握住了servant 的手。


没错, 天亮了,噩梦就会醒来了。











end



《净梦》〔兰陵王×咕哒子〕内含私设

上一篇写的是咕哒夫,这篇写一个咕哒子。噩梦梗,希望食用愉快。

----------------------------------

立香做了一个梦。

梦见了阴暗的,不见天日的地牢。

那个白发​的少年蜷缩在一旁的角落里,那双漂亮的,湛蓝色的眼睛也变得暗淡无光。

他觉得十分奇怪,因为按照她所了解的历史,那个少年,就算是…死也应该是在他自己的府邸里的,而这里却是牢房?!

这时,木质的牢门随着铁链的抽动声缓缓的打开了,一个蒙着黑面的宦官双手捧着一碗淡红色的液体走到了少年面前。

“这是陛下的旨意,喝了这个,就该上路了…殿下…”

淡红色的酒液经过双手的晃动,泛着一圈一圈的涟漪,配上少年那双昏暗的眼眸,深刻的印在了立香的脑海里,如同噩梦一般。

--------------------------------------

立香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时钟。

早上的7点整。

她晃了晃有些晕乎乎的脑袋,伸了一个懒腰。

“您醒了吗?”

坐在一旁的少年合上了手中的书,隔着面具露出温柔的微笑。

“……早安…”

维持着伸懒腰的姿势,立香有些呆愣的看着面前的servant 。

看来脑子还有些宕机,都忘了如今的中意从者是他了,希望梦里没有说什么怪话才好。

“看来您休息的不错,需要起床去吃早餐吗?”

湛蓝色的眼睛透过面具依旧显得那样清澈美丽,立香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好啊,今天还有挺多的任务的呢。”

   她这样说着,一边快速的起身了。

那场梦境却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不会忘记,也绝对不会原谅…

让那双原本湛蓝美丽的眼睛变得那样暗淡的这种事,绝对不能原谅…

如果…如果他可以当上那个时候的皇帝的话,是不是就不用迎来这样凄惨的结局了呢?

伴随着这样的想法越缠越深,立香陷入了自己的梦魇中。

--------------------------------------

“我想要向圣杯许愿的愿望吗?”

在餐厅里跟同样是中国来的英灵燕青在一起喝酒的少年被问到了这样的问题。

“是啊,我的话…是希望能让那个踢蹴鞠的混蛋得到应有的惩罚吧,所以啊,有点好奇兰陵王你的愿望呢?”

黑色长发的英灵摇晃着杯中的清酒,葱绿色的眼珠略带些许的严肃的盯着白发少年。

坐在不远处吃饭的立香也不由得停下了咀嚼,也竖起了耳朵,仔细听着。

“我吗…”

白发少年纤细的手指抚摸着戴在脸颊上有些冰冷的面具,仔细的抿着嘴唇思索了一下缓缓说道:“没有美丑基准的世界如何?”

“哈?”燕青不由得啊了一声,在远处偷听的藤丸也不由得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当然…这可能是一种傲慢啦…但是…对于我来说,不戴面具就无法出行,确实有些困扰吧…”

白发少年露出无奈的笑容,摆手解释道。

“啊哈哈哈哈…这也是很有兰陵王的风格呢,虽然我有点以为你会许更大的愿望来着…”

燕青打着哈哈,继续伸手给少年倒酒。

立香沉默的吃完了餐盘中的食物起身离开了,

“master ?”老妈子卫宫朝御主喊到,立香只是摆了摆手,转身去往自己的灵基材料储藏室。

---------------------------------------

我的确…也以为,他会许愿其他的事物的…

尤其是做了那个让人心痛的梦境…对国家忠心耿耿的他,不应该被那样对待。

在为国家忠心效力的时候,遭遇了背叛和怀疑…

“可恶…好想改变…那一切…”

她伸手抚摸着被特殊存放的闪着金光的圣杯,默默的捏紧了手掌…

--------------------------------------立香在之后的某日突然陷入了沉沉的昏睡,怎么叫都叫不醒她。

她身边的servant 们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达芬奇尝试着做了一些补救措施,也请南丁格尔帮忙检查了身体,结果却并没有异样,但也唤不醒御主的意识,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被梦境困住了。

御主陷入了醒不来的噩梦中了?!

于是便有从者去拜托过某个梦魔干脆一点进入御主的梦境帮助一下御主之类的,那名梦魔只是伸手将食指按在了自己的嘴唇上,露出了天机不可泄露的笑容。master 最近跟哪位从者羁绊最深,众人一目了然,自然不需要多说什么,但是就目前来看,事情只能先顺其自然的发展下去了。

其实主公最近的情况,高长恭不是没有觉察,尤其还是在他守夜的时候,主公就频繁的被噩梦惊醒…

而现在,却突然的被梦魇困住。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

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

这里是木头和铁链搭建起来的,不见天日的地牢。

他不禁有些惊讶的睁大了湛蓝色的双眼,虽然他去求梅林帮忙连接上御主的梦境,但是没有想到居然是这里,虽然这对于他来说…的确是不愿意被提起的阴暗过去。

但他还是压下了这些情绪,慢慢的向前走着寻找着目标,这座地牢里没有任何人,看来御主的安全是得到了保障了,那么得尽快找到他才行。

木窗外的天空都是昏暗的,似乎很快就要下雨了。

终于在其中一间空荡荡的牢房里,兰陵王看见了坐在地上的少女。

他伸手推开牢房的木门,轻轻的走了进去,他的主公正盯着角落里某处静静地发着呆。

“主公,原来你在这里啊。”

他伸手轻轻的摘下脸上的面具,露出那张令人安心的容颜,轻轻的在少女身边坐下。

他的御主沉默着没有说话,这时屋外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并且伴随着风声,越下越大。

“长恭你看,连天都开始在下雨…”

橙发少女轻轻的开口了,声线里带着浓厚的茫然。

“连上天都在替你委屈…”

“本以为我和主公的梦境相连会让您看到我光辉战绩的梦境呢,没想到却是这样沉重的梦啊。”

少年将假面轻轻的放在一旁的地上,湛蓝色的眼睛里透露着一丝无奈。

“不是你的错,是我陷在梦里走不出来了。”

立香用手撑着脑袋:“我有了想要改变一下过去的想法,所以哪怕是…一点点…”

少女盯着少年灿烂湛蓝的眼眸,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主公可能并不知道呢,无论是容貌也好,身份也好,人或许一生下来就是注定的。”

少年抬头看着昏暗的地牢的屋脊,缓缓的说道。

“或许皇弟那残暴的性格并不适合做皇帝,可那也只是大臣们的猜测,但我也是没有能力去抢夺那个位置的。

如果说,坐在那个位置上,作为皇帝同样掌管着别人的生死,无论是好是坏。

那么在战场上,我作为将军还能斩杀敌人,守护住普通的黎民百姓。”

少年目光如炬,一脸认真的说着。

“长恭,你是说,你不会有这样的愿望吗?”

“无可奈何啊,我的那个时代,皇帝的命令就是一切,他让我去死,我不得不从,如果说非要有什么后悔的事情…那只能说是被圈养在深宫里的那段时光,并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母亲吧。”

窗外,一只浑身漆黑的鸩鸟停留在窗外,赤红色的眼睛正盯着屋内的两人。

它轻轻抖动了一下它那身紫绿色的背羽,一片轻巧的羽毛被它抖落了下来,飘进了放在窗下石板上的一碗清澈的酒内,瞬间染上了淡红的艳丽色彩。

“所以回去吧,master !将它克服过去,大家都还在等着您回去呢。”

高长恭起身走到窗边,伸手拿过了那一碗毒酒。

少女睁大眼睛看着那被阴暗遮挡住面容的少年举起那碗毒酒,一饮而尽。

“是么…长恭,你是想告诉我…无论怎么样,我都没法救你是吗…无论圣杯也好…什么都好…你都会迎来这样的结局吗…”

立香痛苦的将脑袋埋在大腿上蜷缩成一团,痛苦的颤抖着身体。

“明明…明明只是人生走错了一个决策,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回头呢!”

“请听我说,我的主公。”

少年跪坐在御主面前,伸手搭上了她的肩膀。

湛蓝色的眼睛认真的盯着自己的御主琥珀色的眼眸,即使墨黑色的毒血蔓延在嘴角,他依旧露着浅笑。

“我跟您说过,我讨厌的事物是被怀疑。

无论多么亲密的兄弟也好,主仆也好…一旦被种下疑心的因种,那么那份关系,便很快会被瓦解吧。”

他重新轻挨着少女坐下,将虚弱的身体靠在了她柔软的肩膀上。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如鸿毛,怎样发展都是人的命数,人啊…是注定只能够往前走的,不能回头的。

但是,我还是很幸运的,因为我没有想到,在未来,会遇到主公这样的人。

我的主公,您是不一样的…您总是那样温柔的,给予我爱情,温情、和慕情…我该怎样回报您呢?”

“……”

少女的瞳孔轻微颤抖着,眼眶里似乎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流淌了下来。

  “长恭…”

立香浑身颤抖着,伸手握住了少年渐渐冰冷起来的双手,豆大的泪珠砸在了他白皙的手背上。

“我想救你啊…我真的想救你啊!”

“若是从前的话,人在两地,只有天上的星子相共。”

高长恭伸手擦拭着少女御主脸上的泪水,露出了极为放松的神情:“但是,现在不同了。如果是和主公您在一起的话,那便是什么样的噩梦,都不值得畏惧了…”

“嗯…没错…”

立香看着白发的少年慢慢合上的眼睑,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将他搂在了怀里。

“只要我们在一起的话,无论什么样的噩梦,便都都能驱散干净了。”

--------------------------------------

“终于醒来了呢。”

在立香睁开了眼睛,眼前带着面具的银发少年露出了放松的微笑,围在身边的一大帮子从者也着实的松了一口气。

“总感觉master 还跟个孩子似的,不过昏睡了这么多天了,还是赶紧来吃饭吧。堆积了很多任务没有做呢?”

身为老妈子的卫宫无奈的笑着,带领着剩余的从者们先行离开了,只留下带着面具的银发少年和少女立香两人。

“那个…长恭…”

立香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不敢面对自己的servant 。

这回是她自己太固执了,以至于被梦境牵绊住,实在是太失职了。

“没什么,这只是一个噩梦而已,主公。”

高长恭微微的笑着,“不过,下次主公再遇到这样的事的话,我也不能轻易的饶了您呢。”

“诶?为什么啊…”立香立马哭嚷着脸撒娇着。

“所以说,主公您应该更成熟一些才行,小孩子才会被噩梦吓哭吧?”

“怎么会这样啊,长恭你以前没这么严格啊!”

“我毕竟是servant 呢,引导master 成长也是作为servant 的重要的职责呢!那么,让我们去打今天的修炼场吧!”

唉…妈妈系的从者在有些地方意外的固执呢…少女露出如释重负的微笑,伸手握住了servant 的手。

没错, 天亮了,噩梦就会醒来了。









end


《净梦》〔兰陵王×咕哒子〕内含私设

上一篇写的是阿恭和咕哒夫,这里写一篇关于咕哒子的。

大概就是咕哒子自己做了个关于兰陵王的噩梦,想要去改变历史什么的。大概是个噩梦梗。

总之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

立香做了一个梦。

梦见了阴暗的,不见天日的地牢。

那个白发​的少年蜷缩在一旁的角落里,那双漂亮的,湛蓝色的眼睛也变得暗淡无光。

他觉得十分奇怪,因为按照她所了解的历史,那个少年,就算是…死也应该是在他自己的府邸里的,而这里却是牢房?!

这时,木质的牢门随着铁链的抽动声缓缓的打开了,一个蒙着黑面的宦官双手捧着一碗淡红色的液体走到了少年面前。

“这是陛下的旨意,喝了这个,就该上路了…殿下…”

淡红色的酒液经过双手的晃动,泛着一圈一圈的涟漪,配上少年那双昏暗的眼眸,深刻的印在了立香的脑海里,如同噩梦一般。

--------------------------------------

立香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时钟。

早上的7点整。

她晃了晃有些晕乎乎的脑袋,伸了一个懒腰。

“您醒了吗?”

坐在一旁的少年合上了手中的书,隔着面具露出温柔的微笑。

“……早安…”

维持着伸懒腰的姿势,立香有些呆愣的看着面前的servant 。

看来脑子还有些宕机,都忘了如今的中意从者是他了,希望梦里没有说什么怪话才好。

“看来您休息的不错,需要起床去吃早餐吗?”

湛蓝色的眼睛透过面具依旧显得那样清澈美丽,立香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好啊,今天还有挺多的任务的呢。”

   她这样说着,一边快速的起身了。

那场梦境却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不会忘记,也绝对不会原谅…

让那双原本湛蓝美丽的眼睛变得那样暗淡的这种事,绝对不能原谅…

如果…如果他可以当上那个时候的皇帝的话,是不是就不用迎来这样凄惨的结局了呢?

伴随着这样的想法越缠越深,立香陷入了自己的梦魇中。

--------------------------------------

“我想要向圣杯许愿的愿望吗?”

在餐厅里跟同样是中国来的英灵燕青在一起喝酒的少年被问到了这样的问题。

“是啊,我的话…是希望能让那个踢蹴鞠的混蛋得到应有的惩罚吧,所以啊,有点好奇兰陵王你的愿望呢?”

黑色长发的英灵摇晃着杯中的清酒,葱绿色的眼珠略带些许的严肃的盯着白发少年。

坐在不远处吃饭的立香也不由得停下了咀嚼,也竖起了耳朵,仔细听着。

“我吗…”

白发少年纤细的手指抚摸着戴在脸颊上有些冰冷的面具,仔细的抿着嘴唇思索了一下缓缓说道:“没有美丑基准的世界如何?”

“哈?”燕青不由得啊了一声,在远处偷听的藤丸也不由得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当然…这可能是一种傲慢啦…但是…对于我来说,不戴面具就无法出行,确实有些困扰吧…”

白发少年露出无奈的笑容,摆手解释道。

“啊哈哈哈哈…这也是很有兰陵王的风格呢,虽然我有点以为你会许更大的愿望来着…”

燕青打着哈哈,继续伸手给少年倒酒。

立香沉默的吃完了餐盘中的食物起身离开了,

“master ?”老妈子卫宫朝御主喊到,立香只是摆了摆手,转身去往自己的灵基材料储藏室。

---------------------------------------

我的确…也以为,他会许愿其他的事物的…

尤其是做了那个让人心痛的梦境…对国家忠心耿耿的他,不应该被那样对待。

在为国家忠心效力的时候,遭遇了背叛和怀疑…

“可恶…好想改变…那一切…”

她伸手抚摸着被特殊存放的闪着金光的圣杯,默默的捏紧了手掌…

--------------------------------------立香在之后的某日突然陷入了沉沉的昏睡,怎么叫都叫不醒她。

她身边的servant 们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达芬奇尝试着做了一些补救措施,也请南丁格尔帮忙检查了身体,结果却并没有异样,但也唤不醒御主的意识,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被梦境困住了。

御主陷入了醒不来的噩梦中了?!

于是便有从者去拜托过某个梦魔干脆一点进入御主的梦境帮助一下御主之类的,那名梦魔只是伸手将食指按在了自己的嘴唇上,露出了天机不可泄露的笑容。master 最近跟哪位从者羁绊最深,众人一目了然,自然不需要多说什么,但是就目前来看,事情只能先顺其自然的发展下去了。

其实主公最近的情况,高长恭不是没有觉察,尤其还是在他守夜的时候,主公就频繁的被噩梦惊醒…

而现在,却突然的被梦魇困住。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

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

这里是木头和铁链搭建起来的,不见天日的地牢。

他不禁有些惊讶的睁大了湛蓝色的双眼,虽然他去求梅林帮忙连接上御主的梦境,但是没有想到居然是这里,虽然这对于他来说…的确是不愿意被提起的阴暗过去。

但他还是压下了这些情绪,慢慢的向前走着寻找着目标,这座地牢里没有任何人,看来御主的安全是得到了保障了,那么得尽快找到他才行。

木窗外的天空都是昏暗的,似乎很快就要下雨了。

终于在其中一间空荡荡的牢房里,兰陵王看见了坐在地上的少女。

他伸手推开牢房的木门,轻轻的走了进去,他的主公正盯着角落里某处静静地发着呆。

“主公,原来你在这里啊。”

他伸手轻轻的摘下脸上的面具,露出那张令人安心的容颜,轻轻的在少女身边坐下。

他的御主沉默着没有说话,这时屋外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并且伴随着风声,越下越大。

“长恭你看,连天都开始在下雨…”

橙发少女轻轻的开口了,声线里带着浓厚的茫然。

“连上天都在替你委屈…”

“本以为我和主公的梦境相连会让您看到我光辉战绩的梦境呢,没想到却是这样沉重的梦啊。”

少年将假面轻轻的放在一旁的地上,湛蓝色的眼睛里透露着一丝无奈。

“不是你的错,是我陷在梦里走不出来了。”

立香用手撑着脑袋:“我有了想要改变一下过去的想法,所以哪怕是…一点点…”

少女盯着少年灿烂湛蓝的眼眸,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主公可能并不知道呢,无论是容貌也好,身份也好,人或许一生下来就是注定的。”

少年抬头看着昏暗的地牢的屋脊,缓缓的说道。

“或许皇弟那残暴的性格并不适合做皇帝,可那也只是大臣们的猜测,但我也是没有能力去抢夺那个位置的。

如果说,坐在那个位置上,作为皇帝同样掌管着别人的生死,无论是好是坏。

那么在战场上,我作为将军还能斩杀敌人,守护住普通的黎民百姓。”

少年目光如炬,一脸认真的说着。

“长恭,你是说,你不会有这样的愿望吗?”

“无可奈何啊,我的那个时代,皇帝的命令就是一切,他让我去死,我不得不从,如果说非要有什么后悔的事情…那只能说是被圈养在深宫里的那段时光,并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母亲吧。”

窗外,一只浑身漆黑的鸩鸟停留在窗外,赤红色的眼睛正盯着屋内的两人。

它轻轻抖动了一下它那身紫绿色的背羽,一片轻巧的羽毛被它抖落了下来,飘进了放在窗下石板上的一碗清澈的酒内,瞬间染上了淡红的艳丽色彩。

“所以回去吧,master !将它克服过去,大家都还在等着您回去呢。”

高长恭起身走到窗边,伸手拿过了那一碗毒酒。

少女睁大眼睛看着那被阴暗遮挡住面容的少年举起那碗毒酒,一饮而尽。

“是么…长恭,你是想告诉我…无论怎么样,我都没法救你是吗…无论圣杯也好…什么都好…你都会迎来这样的结局吗…”

立香痛苦的将脑袋埋在大腿上蜷缩成一团,痛苦的颤抖着身体。

“明明…明明只是人生走错了一个决策,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回头呢!”

“请听我说,我的主公。”

少年跪坐在御主面前,伸手搭上了她的肩膀。

湛蓝色的眼睛认真的盯着自己的御主琥珀色的眼眸,即使墨黑色的毒血蔓延在嘴角,他依旧露着浅笑。

“我跟您说过,我讨厌的事物是被怀疑。

无论多么亲密的兄弟也好,主仆也好…一旦被种下疑心的因种,那么那份关系,便很快会被瓦解吧。”

他重新轻挨着少女坐下,将虚弱的身体靠在了她柔软的肩膀上。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如鸿毛,怎样发展都是人的命数,人啊…是注定只能够往前走的,不能回头的。

但是,我还是很幸运的,因为我没有想到,在未来,会遇到主公这样的人。

我的主公,您是不一样的…您总是那样温柔的,给予我爱情,温情、和慕情…我该怎样回报您呢?”

“……”

少女的瞳孔轻微颤抖着,眼眶里似乎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流淌了下来。

  “长恭…”

立香浑身颤抖着,伸手握住了少年渐渐冰冷起来的双手,豆大的泪珠砸在了他白皙的手背上。

“我想救你啊…我真的想救你啊!”

“若是从前的话,人在两地,只有天上的星子相共。”

高长恭伸手擦拭着少女御主脸上的泪水,露出了极为放松的神情:“但是,现在不同了。如果是和主公您在一起的话,那便是什么样的噩梦,都不值得畏惧了…”

“嗯…没错…”

立香看着白发的少年慢慢合上的眼睑,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将他搂在了怀里。

“只要我们在一起的话,无论什么样的噩梦,便都都能驱散干净了。”

--------------------------------------

“终于醒来了呢。”

在立香睁开了眼睛,眼前带着面具的银发少年露出了放松的微笑,围在身边的一大帮子从者也着实的松了一口气。

“总感觉master 还跟个孩子似的,不过昏睡了这么多天了,还是赶紧来吃饭吧。堆积了很多任务没有做呢?”

身为老妈子的卫宫无奈的笑着,带领着剩余的从者们先行离开了,只留下带着面具的银发少年和少女立香两人。

“那个…长恭…”

立香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不敢面对自己的servant 。

这回是她自己太固执了,以至于被梦境牵绊住,实在是太失职了。

“没什么,这只是一个噩梦而已,主公。”

高长恭微微的笑着,“不过,下次主公再遇到这样的事的话,我也不能轻易的饶了您呢。”

“诶?为什么啊…”立香立马哭嚷着脸撒娇着。

“所以说,主公您应该更成熟一些才行,小孩子才会被噩梦吓哭吧?”

“怎么会这样啊,长恭你以前没这么严格啊!”

“我毕竟是servant 呢,引导master 成长也是作为servant 的重要的职责呢!那么,让我们去打今天的修炼场吧!”

唉…妈妈系的从者在有些地方意外的固执呢…少女露出如释重负的微笑,伸手握住了servant 的手。


没错, 天亮了,噩梦就会醒来了。











end



一共12+两篇番外,请多指教,全部是自己画的手帐。

第十二话,仅仅用平底锅制成的烤牛肉。

《驯服》〔咕哒夫×兰陵王〕

内含私设,国服一年后才能抽阿恭,所以是预想文。

如果可以的话,请继续往下。另外个人真的觉得阿恭气质挺像白狐的。

---------------------------------------

时隔了一年地等待,藤丸在今晚捧着足足两袋圣晶石提前去了召唤室,而留下来的迦尔纳则和阿周那一起在模拟训练室整理​着今天下午刚刚打好的种火。

他蹲在地上动作迅速的将种火每20个一起放进了达芬奇女士准备好的多功能收纳袋里,准备在维护时间一结束就给master 送过去,毕竟满破新的英灵会用的到。​

“说起来时间过得还真是快呢,一年前的今天,那个孩子才刚刚出来吧。”​

阿周那今天的心情似乎不是特别好,声音都有些闷闷的。

但是他还是边整理着种火,边若无其事的跟自己的兄长搭话。

“嗯,所以master 今天也很紧张吧。”​

迦尔纳点了点头,将整理好的种火放进了一旁的推车里,准备一起运到灵基再临室去。

“说起来你一点都不在意吗?你中意从者的位置今晚就要被那个孩子替代了啊。”​

阿周那有些不高兴的看着在一旁忙碌的兄长,他有点不信,迦尔纳会不在意他自己在master 心中的位置。

…本来以为迦尔纳羁绊满了就会下来让他去当master 的中意从者,结果…​今晚到来的那个名叫兰陵王的那个小子又立马替补上位…

“阿周那。”迦尔纳回过头,异色的双眼认真的看着自己的弟弟,“我们可是前辈,不要摆出一副太小气的模样,我认为master 也是为了照顾那个孩子,才决定召唤他的,所以我们不能添麻烦。”

“……既然是master 的愿望,我们整理好了种火就去陪着他吧,估计已经开始召唤了吧。”

难得的,阿周那接受了迦尔纳的建议,转身去帮忙搬种火。

迦尔纳看着弟弟,嘴角不由得放松了下来。

他觉得很欣慰,不得不说托了master 的福,母亲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他能够跟阿周那搞好关系。

所以接下来的任务就是等待master 把他中意的从者召唤出来就行了吧…

---------------------------------------

本来…事情应该是这样发展没错的…

不过究竟是哪里出现了差错?迦尔纳一头雾水的看着无精打采的从召唤室里走出来的黑发御主。

“master ,您怎么了?”

他走过去关切的问道,按照灵基一览的显示,master 应该召唤出了兰陵王才是,那么他为什么那么没有精神呢?

“啊…是迦尔纳啊。”藤丸抬头看了看面前的白发英灵,将手里紧紧攥着的一张纸递给了迦尔纳。

“这是那孩子灵基再临需要的材料,那就拜托你了,我想一个人静静。”说着,转身消失在走廊的拐角里。

在迦尔纳身旁的阿周那虽然自诩是最了解master 的seravnt ,但是眼前的这个突发状况让他也同样是一头雾水。

“总之,先按照master的要求去做吧。”

迦尔纳默默的走向召唤室,将那名新从者带去了灵基再临室。

那名从者似乎也没有能够理解目前而言发生的状况,只能安静乖巧的跟着迦尔纳和阿周那东奔西走。

--------------------------------------

“好了,这样就再临完成了。”

迦尔纳看了看已经满破并且满等级的银发少年,默默的松了一口气。

那名银发少年的点了点头,伸手摸了摸脸上冰冷的面具。

“那个…你是叫兰陵王对吧?按照灵基再临显示,你现在应该是摘下面具的状态了哦?为什么还带着呢?”阿周那不禁发问道。

虽然他有了解过这个从者的外貌有给他自己造成困扰的风险,但是本人就在自己的面前,依旧带着面具的话还是有点不舒服的,仿佛他们不值得信任一样。

“戴着假面面对帮助了我的二位确实无礼,但是这副面具下的容颜,我只想给master 一个人看。”

伸手扶了扶自己的面具,身为saber 的servant 小声的说道,并撇开了视线。

“…………”

气氛一瞬间沉默了下来,三个人都站在灵基再临室里一声不吭,名为尴尬的情绪瞬间蔓延开来。

就在这时,穿着鲜红色圣骸布披风的白发神父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两个金光闪闪的圣杯。

“哦呀?”

他琥珀色的眼睛带着些许疑问的看着站的笔直的三人。

“天草先生?”  “四郎神父…”

印度兄弟二人不由得同时叫住了天草四郎,似乎希望他能够来缓解一下这个尴尬的气氛,那名新召唤出来的servant 也用好奇的目光看着这个少年,他们俩好像年龄相仿的样子。

“啊,你是今天新来的servant 吧,我知道你。”

天草四郎时贞眯着眼睛露出标准笑容,向新来的saber 打着招呼。

“啊,你好。”名为兰陵王的servant 有些局促不安的向白发男人行了礼。

“刚来这里应该还有些不习惯吧?不过没关系,大家都一样,慢慢熟悉起来就好了。”

“好的…”

“肚子饿了吗?卫宫先生做了晚饭,要不要一起去吃?啊,说起来,感觉你会和迪卢木多先生会相处好哦。”

“好的…恭敬不如从命…”

说着天草带领着面具少年慢慢的走向餐厅,两个人看起来已经简单的熟络起来了。

太厉害…

迦尔纳和阿周那愣在了原地看着慢慢远去两人,该说真不愧是天草四郎时贞吗?

---------------------------------------

藤丸知道自己很奇怪,他是个擅长思考的人。

只不过,他思考的是如何跟自己的从者相处,而并不是别的东西。他在乎自己的servant ,把他们当伙伴,当家人。他并不想跟他们任何一个人分开,所以他总是让自己去理解他们。

直到今天召唤前,他还是很激动的,直到那个他等待了足足一年的蒙面少年从召唤阵里走出来的时候,他内心里突然没由来的升起了一丝恐惧。

因为即使隔着面具,少年那双湛蓝的瞳孔还是清澈的如同玻璃镜子一样,他在那里面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没错,他下意识的转身就逃跑了,把当召唤出的servant 就那样的扔在那里了,连原本计划的一系列事宜都没有顾得上。

不过…迦尔纳的话,一定没问题的…会替自己好好的照顾那个孩子的。

他躺在自己的床上,在黑暗中长叹了一口气,

他绿色的眼睛盯着床头柜上放着的一只小白狐的模型,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

御主他抑郁了,尽管他平时很勤快。

但是,他有时候想不开自己的心思就会偷懒不工作。

对于这种情况而言,迦勒底的其余从者早就见怪不怪了,所以他们三三两两的约着去娱乐设施那里玩游戏,或者选择去圣乔治的房间看他灵子转移去往世界各地拍摄的录像带。

兰陵王则一个人默默的牵着他自己的白马,坐在模拟装置的房间里。

他席地而坐,带着面具的脑袋有些没精神的耷拉着

一旁的白马也安静的站在离他不远处,时不时地抬头看看它的主人。

“天草先生被孩子们拉去讲故事了呢。”湛蓝色的眼睛盯着装置模拟出来的蔚蓝色天空,少年轻叹了一口气:“尽管天草先生和大家都对我很友好,但是我更想和御主搞好关系啊,如果他确实对我有什么不满的话,最好能当面跟我说。”

“如果您想知道master 的想法,不如直接去找他比较好。”

褐色皮肤的白衣青年走了过来,站在了少年的身边。

“你是…阿周那吗?”少年抬头仰视着他,有些不理解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在你没来这里之前,master 每天都念叨着你要是来了让我们好好照顾你,所以,看你刚才没跟大家一起走,我就跟过来了。对了,master 他知道你困扰面具的事情,所以让达芬奇把你的战斗形态设置在第二阶段了,等master 自己从房间里出来了,你就可以开始跟我们一起战斗了。”阿周那缓缓说道。

“面具什么的,不戴着确实会让人有点不安,不过如果master 想要看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他小声的说道。

“别担心,master 一定是自己有事想不明白,稍微过几天就好了,绝对不是因为你的问题。”

阿周那心平气和的安慰着新来的servant ,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慢慢的告诉给他。

“一年前听说你刚出来的时候,master 可兴奋了,那时候就开始贮备资源,准备迎接你过来。

不过,为了更好的了解你的过去,他开始寻找你的资料…他说,想好好照顾你。”

“master 是个很好的人,对大家都很好。”

“就是因为他对大家都很好,所以有点搞不懂他究竟最中意谁呢。”

阿周那同样抬起头看着模拟装置模拟出来的天空,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说了一句。

“master 好像还给你准备了礼物,你去找他要吧。”

--------------------------------------

兰陵王走到了master 的房间前,深呼吸了一口气。

从口袋里拿出了迦尔纳给他的门卡,刷卡进入了房间。

毕竟阿周那提醒他,要是御主不开门,那就突击吧!总觉得他们应该经常干这种事。

出乎意料的,房间里亮着灯,还放着音乐。

是他的国家特有的乐器,古筝所弹奏出来的曲调,不过他那个时候,将士们会伴奏以鼓声来增加雄厚的气势感,远远比这首更加的动听。

他的御主就这样静静地坐在书桌前,手里看着一本书正在翻阅。

“主公,打扰了。”他站在一边轻声的说道。

藤丸回过头来,一瞬间有些惊慌失措,他连忙暂停了音乐。

“那个,saber 抱歉,几天前是…”他起身走过来,向自己的servant 的解释道,“总之,是我不好,没有很完美的处理好这件事。” 他鞠躬跟面前的servant 赔着不是。

“不…那个,主公不必这样的…”

白色头发的少年有一瞬间脸红了一下。

“于是,阿恭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泡了两杯红茶,藤丸拉着saber 坐在了自己的床上。

“诶?主公您刚才叫我什么?”

saber 有些惊讶的睁大了自己湛蓝色的眼睛,虽然隔着面具御主应该看不出来,不过他觉得自己的脸上的热度又提升了一点。

“呃…你本名不是叫高长恭嘛…我觉得这样叫可以让我们关系更亲近一些的,你不喜欢吗?”藤丸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也没有…主公怎么叫都可以,嗯…我来是想看看主公的,毕竟您上次召唤出我了以后,就闭门不出了。”

“是我自己没有调整好心态,给你增加困扰了呢。”藤丸想了想以后说道,“不过现在已经没问题了呢。”

“是吗,那就太好了…”saber 顿了顿以后,伸手摸向自己的面具:“说起来,本来当时第三灵基的时候就想摘下来的,但是御主当时并不在。不过我想现在可以了呢,这张面具下的容貌,我只想给您一个人看见。”

“……”藤丸兴奋的点了点头,吞咽了一下口水,屏住呼吸等待着兰陵王将自己的面具取下来。

“……”

saber 睁开自己湛蓝色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御主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脸颊看着,不由得脸上再次染上一抹红晕,“怎…怎么样?”

“很漂亮,值得我付出一年的等待和一单的数量的圣晶石呢。”藤丸露出清爽的微笑,他等待了一年的少年就在他的眼前,他已经忍不住开始激动起来了。

“呦西!决定了!今天下午开始去打种火本吧!”他一鼓作气的站起来,拉着自己的servant 就打算出门。

“好,我的主公。”saber 乖巧的点着头。

啊,对了,有一件事不能忘。

藤丸转过身,走到床头柜边,伸手将放在上面的那只白狐的模型递给了面前的白发少年:“这个准备了一年呢,送给你。”

“白狐?”servant 伸手接过,湛蓝色的眼睛好奇的看着这只通体雪白,小巧玲珑的狐狸。

“主公为什么要送我这个呢?”

“这个…因为感觉跟阿恭你很像吧…气质啦…”

“原来如此…我给主公的印象像狐狸吗?因为头发是白色的?”

“不是!不是说你像狐狸啦,是像白狐,你看,白狐的毛发是洁白无瑕的,而且白狐的气质很灵动,就像你一样啊。”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主公,这是夸赞吧。

谢谢您。那我就收下了。”servant 微微笑着,伸手接过了御主手中的白狐模型。

我会好好珍惜的,主公。

“说起来,主公刚才听的是《兰陵王入阵曲》吧?虽然古筝弹奏的版本确实不错,但是我的那个时代会搭配古筝哦,那样听起来更加的气势磅礴一点…”

“诶!这样啊,可是网上找不到这样的版本啊。”

“呵呵呵…没关系,回头有机会的话,我演奏给主公听。”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

两人有说有笑的离开了房间,关系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呢,太好了。

一直躲在门口附近听墙脚的阿周那松了一口气,不过一想到中意从者估计又没自己的份了,他便又开始郁闷了起来。

-------------------------------------

我会觉得恐惧是因为我了解兰陵王的历史,所以当看到那样年轻的少年从召唤阵里走出来时,我的内心深处不自然的开始难受起来。

惋惜吗?痛苦吗?都有,甚至更多。

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活在未来的我们,只能迎接未来,却没有办法回到过去一样。

我们能面对的,只有处于现在的他们而已。

英灵,是被困在过去与未来之间的人,而我们能迎接的,还有未来。

就像《小王子》里,小王子遇到了那只会说话的狐狸,它对小王子说过。

“你要驯服一个人,就要冒着掉眼泪的风险。”

没错,一旦开始接触,那么情感也会连接上的吧。

不过没关系,我们的路还很长…

藤丸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拳头,突然像想明白了什么似的,如释负重的松了一口气。







end


《驯服》〔咕哒夫×兰陵王〕清水向的友情文,文中的藤丸是我自己啦,国服的一年后才能接阿恭回家,总之请多

内含私设,没问题的话请往下。

-----------------------------------------


时隔了一年地等待,藤丸在今晚捧着足足两袋圣晶石提前去了召唤室,而留下来的迦尔纳则和阿周那一起在模拟训练室整理​着今天下午刚刚打好的种火。

他蹲在地上动作迅速的将种火每20个一起放进了达芬奇女士准备好的多功能收纳袋里,准备在维护时间一结束就给master 送过去,毕竟满破新的英灵会用的到。​

“说起来时间过得还真是快呢,一年前的今天,那个孩子才刚刚出来吧。”​

阿周那今天的心情似乎不是特别好,声音都有些闷闷的。

但是他还是边整理着种火,边若无其事的跟自己的兄长搭话。

“嗯,所以master 今天也很紧张吧。”​

迦尔纳点了点头,将整理好的种火放进了一旁的推车里,准备一起运到灵基再临室去。

“说起来你一点都不在意吗?你中意从者的位置今晚就要被那个孩子替代了啊。”​

阿周那有些不高兴的看着在一旁忙碌的兄长,他有点不信,迦尔纳会不在意他自己在master 心中的位置。

…本来以为迦尔纳羁绊满了就会下来让他去当master 的中意从者,结果…​今晚到来的那个名叫兰陵王的那个小子又立马替补上位…

“阿周那。”迦尔纳回过头,异色的双眼认真的看着自己的弟弟,“我们可是前辈,不要摆出一副太小气的模样,我认为master 也是为了照顾那个孩子,才决定召唤他的,所以我们不能添麻烦。”

“……既然是master 的愿望,我们整理好了种火就去陪着他吧,估计已经开始召唤了吧。”

难得的,阿周那接受了迦尔纳的建议,转身去帮忙搬种火。

迦尔纳看着弟弟,嘴角不由得放松了下来。

他觉得很欣慰,不得不说托了master 的福,母亲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他能够跟阿周那搞好关系。

所以接下来的任务就是等待master 把他中意的从者召唤出来就行了吧…

---------------------------------------

本来…事情应该是这样发展没错的…

不过究竟是哪里出现了差错?迦尔纳一头雾水的看着无精打采的从召唤室里走出来的黑发御主。

“master ,您怎么了?”

他走过去关切的问道,按照灵基一览的显示,master 应该召唤出了兰陵王才是,那么他为什么那么没有精神呢?

“啊…是迦尔纳啊。”藤丸抬头看了看面前的白发英灵,将手里紧紧攥着的一张纸递给了迦尔纳。

“这是那孩子灵基再临需要的材料,那就拜托你了,我想一个人静静。”说着,转身消失在走廊的拐角里。

在迦尔纳身旁的阿周那虽然自诩是最了解master 的seravnt ,但是眼前的这个突发状况让他也同样是一头雾水。

“总之,先按照master的要求去做吧。”

迦尔纳默默的走向召唤室,将那名新从者带去了灵基再临室。

那名从者似乎也没有能够理解目前而言发生的状况,只能安静乖巧的跟着迦尔纳和阿周那东奔西走。

--------------------------------------

“好了,这样就再临完成了。”

迦尔纳看了看已经满破并且满等级的银发少年,默默的松了一口气。

那名银发少年的点了点头,伸手摸了摸脸上冰冷的面具。

“那个…你是叫兰陵王对吧?按照灵基再临显示,你现在应该是摘下面具的状态了哦?为什么还带着呢?”阿周那不禁发问道。

虽然他有了解过这个从者的外貌有给他自己造成困扰的风险,但是本人就在自己的面前,依旧带着面具的话还是有点不舒服的,仿佛他们不值得信任一样。

“戴着假面面对帮助了我的二位确实无礼,但是这副面具下的容颜,我只想给master 一个人看。”

伸手扶了扶自己的面具,身为saber 的servant 小声的说道,并撇开了视线。

“…………”

气氛一瞬间沉默了下来,三个人都站在灵基再临室里一声不吭,名为尴尬的情绪瞬间蔓延开来。

就在这时,穿着鲜红色圣骸布披风的白发神父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两个金光闪闪的圣杯。

“哦呀?”

他琥珀色的眼睛带着些许疑问的看着站的笔直的三人。

“天草先生?”  “四郎神父…”

印度兄弟二人不由得同时叫住了天草四郎,似乎希望他能够来缓解一下这个尴尬的气氛,那名新召唤出来的servant 也用好奇的目光看着这个少年,他们俩好像年龄相仿的样子。

“啊,你是今天新来的servant 吧,我知道你。”

天草四郎时贞眯着眼睛露出标准笑容,向新来的saber 打着招呼。

“啊,你好。”名为兰陵王的servant 有些局促不安的向白发男人行了礼。

“刚来这里应该还有些不习惯吧?不过没关系,大家都一样,慢慢熟悉起来就好了。”

“好的…”

“肚子饿了吗?卫宫先生做了晚饭,要不要一起去吃?啊,说起来,感觉你会和迪卢木多先生会相处好哦。”

“好的…恭敬不如从命…”

说着天草带领着面具少年慢慢的走向餐厅,两个人看起来已经简单的熟络起来了。

太厉害…

迦尔纳和阿周那愣在了原地看着慢慢远去两人,该说真不愧是天草四郎时贞吗?

---------------------------------------

藤丸知道自己很奇怪,他是个擅长思考的人。

只不过,他思考的是如何跟自己的从者相处,而并不是别的东西。他在乎自己的servant ,把他们当伙伴,当家人。他并不想跟他们任何一个人分开,所以他总是让自己去理解他们。

直到今天召唤前,他还是很激动的,直到那个他等待了足足一年的蒙面少年从召唤阵里走出来的时候,他内心里突然没由来的升起了一丝恐惧。

因为即使隔着面具,少年那双湛蓝的瞳孔还是清澈的如同玻璃镜子一样,他在那里面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没错,他下意识的转身就逃跑了,把当召唤出的servant 就那样的扔在那里了,连原本计划的一系列事宜都没有顾得上。

不过…迦尔纳的话,一定没问题的…会替自己好好的照顾那个孩子的。

他躺在自己的床上,在黑暗中长叹了一口气,

他绿色的眼睛盯着床头柜上放着的一只小白狐的模型,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

御主他抑郁了,尽管他平时很勤快。

但是,他有时候想不开自己的心思就会偷懒不工作。

对于这种情况而言,迦勒底的其余从者早就见怪不怪了,所以他们三三两两的约着去娱乐设施那里玩游戏,或者选择去圣乔治的房间看他灵子转移去往世界各地拍摄的录像带。

兰陵王则一个人默默的牵着他自己的白马,坐在模拟装置的房间里。

他席地而坐,带着面具的脑袋有些没精神的耷拉着

一旁的白马也安静的站在离他不远处,时不时地抬头看看它的主人。

“天草先生被孩子们拉去讲故事了呢。”湛蓝色的眼睛盯着装置模拟出来的蔚蓝色天空,少年轻叹了一口气:“尽管天草先生和大家都对我很友好,但是我更想和御主搞好关系啊,如果他确实对我有什么不满的话,最好能当面跟我说。”

“如果您想知道master 的想法,不如直接去找他比较好。”

褐色皮肤的白衣青年走了过来,站在了少年的身边。

“你是…阿周那吗?”少年抬头仰视着他,有些不理解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在你没来这里之前,master 每天都念叨着你要是来了让我们好好照顾你,所以,看你刚才没跟大家一起走,我就跟过来了。对了,master 他知道你困扰面具的事情,所以让达芬奇把你的战斗形态设置在第二阶段了,等master 自己从房间里出来了,你就可以开始跟我们一起战斗了。”阿周那缓缓说道。

“面具什么的,不戴着确实会让人有点不安,不过如果master 想要看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他小声的说道。

“别担心,master 一定是自己有事想不明白,稍微过几天就好了,绝对不是因为你的问题。”

阿周那心平气和的安慰着新来的servant ,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慢慢的告诉给他。

“一年前听说你刚出来的时候,master 可兴奋了,那时候就开始贮备资源,准备迎接你过来。

不过,为了更好的了解你的过去,他开始寻找你的资料…他说,想好好照顾你。”

“master 是个很好的人,对大家都很好。”

“就是因为他对大家都很好,所以有点搞不懂他究竟最中意谁呢。”

阿周那同样抬起头看着模拟装置模拟出来的天空,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说了一句。

“master 好像还给你准备了礼物,你去找他要吧。”

--------------------------------------

兰陵王走到了master 的房间前,深呼吸了一口气。

从口袋里拿出了迦尔纳给他的门卡,刷卡进入了房间。

毕竟阿周那提醒他,要是御主不开门,那就突击吧!总觉得他们应该经常干这种事。

出乎意料的,房间里亮着灯,还放着音乐。

是他的国家特有的乐器,古筝所弹奏出来的曲调,不过他那个时候,将士们会伴奏以鼓声来增加雄厚的气势感,远远比这首更加的动听。

他的御主就这样静静地坐在书桌前,手里看着一本书正在翻阅。

“主公,打扰了。”他站在一边轻声的说道。

藤丸回过头来,一瞬间有些惊慌失措,他连忙暂停了音乐。

“那个,saber 抱歉,几天前是…”他起身走过来,向自己的servant 的解释道,“总之,是我不好,没有很完美的处理好这件事。” 他鞠躬跟面前的servant 赔着不是。

“不…那个,主公不必这样的…”

白色头发的少年有一瞬间脸红了一下。

“于是,阿恭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泡了两杯红茶,藤丸拉着saber 坐在了自己的床上。

“诶?主公您刚才叫我什么?”

saber 有些惊讶的睁大了自己湛蓝色的眼睛,虽然隔着面具御主应该看不出来,不过他觉得自己的脸上的热度又提升了一点。

“呃…你本名不是叫高长恭嘛…我觉得这样叫可以让我们关系更亲近一些的,你不喜欢吗?”藤丸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也没有…主公怎么叫都可以,嗯…我来是想看看主公的,毕竟您上次召唤出我了以后,就闭门不出了。”

“是我自己没有调整好心态,给你增加困扰了呢。”藤丸想了想以后说道,“不过现在已经没问题了呢。”

“是吗,那就太好了…”saber 顿了顿以后,伸手摸向自己的面具:“说起来,本来当时第三灵基的时候就想摘下来的,但是御主当时并不在。不过我想现在可以了呢,这张面具下的容貌,我只想给您一个人看见。”

“……”藤丸兴奋的点了点头,吞咽了一下口水,屏住呼吸等待着兰陵王将自己的面具取下来。

“……”

saber 睁开自己湛蓝色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御主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脸颊看着,不由得脸上再次染上一抹红晕,“怎…怎么样?”

“很漂亮,值得我付出一年的等待和一单的数量的圣晶石呢。”藤丸露出清爽的微笑,他等待了一年的少年就在他的眼前,他已经忍不住开始激动起来了。

“呦西!决定了!今天下午开始去打种火本吧!”他一鼓作气的站起来,拉着自己的servant 就打算出门。

“好,我的主公。”saber 乖巧的点着头。

啊,对了,有一件事不能忘。

藤丸转过身,走到床头柜边,伸手将放在上面的那只白狐的模型递给了面前的白发少年:“这个准备了一年呢,送给你。”

“白狐?”servant 伸手接过,湛蓝色的眼睛好奇的看着这只通体雪白,小巧玲珑的狐狸。

“主公为什么要送我这个呢?”

“这个…因为感觉跟阿恭你很像吧…气质啦…”

“原来如此…我给主公的印象像狐狸吗?因为头发是白色的?”

“不是!不是说你像狐狸啦,是像白狐,你看,白狐的毛发是洁白无瑕的,而且白狐的气质很灵动,就像你一样啊。”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主公,这是夸赞吧。

谢谢您。那我就收下了。”servant 微微笑着,伸手接过了御主手中的白狐模型。

我会好好珍惜的,主公。

“说起来,主公刚才听的是《兰陵王入阵曲》吧?虽然古筝弹奏的版本确实不错,但是我的那个时代会搭配古筝哦,那样听起来更加的气势磅礴一点…”

“诶!这样啊,可是网上找不到这样的版本啊。”

“呵呵呵…没关系,回头有机会的话,我演奏给主公听。”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

两人有说有笑的离开了房间,关系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呢,太好了。

一直躲在门口附近听墙脚的阿周那松了一口气,不过一想到中意从者估计又没自己的份了,他便又开始郁闷了起来。

-------------------------------------

我会觉得恐惧是因为我了解兰陵王的历史,所以当看到那样年轻的少年从召唤阵里走出来时,我的内心深处不自然的开始难受起来。

惋惜吗?痛苦吗?都有,甚至更多。

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活在未来的我们,只能迎接未来,却没有办法回到过去一样。

我们能面对的,只有处于现在的他们而已。

英灵,是被困在过去与未来之间的人,而我们能迎接的,还有未来。

就像《小王子》里,小王子遇到了那只会说话的狐狸,它对小王子说过。

“你要驯服一个人,就要冒着掉眼泪的风险。”

没错,一旦开始接触,那么情感也会连接上的吧。

不过没关系,我们的路还很长…

藤丸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拳头,突然像想明白了什么似的,如释负重的松了一口气。









end




《奈雪の歌》 第一章〔如需转载请标明出处〕

第一章

​——————————————————————

​东京成田的机场内,一个酒红色头发的青年背靠在候机厅的皮椅上,手里拿着一杯罐装咖啡,他正有一搭没一搭的用罐身敲着身下的座椅边。

有些过长的刘海被十字夹牢牢的别在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和帅气的脸颊。

身上穿着简单的葱色卫衣搭配卡其色长裤,舒适又清爽,引得路过的女孩子们都忍不住多看他几眼。

“哈~~欠…”

他张开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眼角挂上生理性的泪水,露出一脸无所事事的表情。

冬天午后虽然没有盛夏的时候那样让人感到沉闷,但他​海蓝色的眼睛几乎睁不开,因为一直坐在这里导致他十分困,但是又不能睡着,怕耽误了接机。

终于,广播里提示来自英国伦敦的大型客机已经到达机场准备降落了。

他在座位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后,才缓慢的起身朝接机口走去,手中的咖啡罐被精准的扔进一边的垃圾桶中,像本人一样潇洒利索。

-----------------------------------

飞机缓缓的降落后,里面的乘客陆陆续续的走了出来,去拿行李,过安检,以及办别的手续。

黑色头发的少年随着人流跌跌撞撞的走出来,手里拉着自己厚重的行李箱,黛色的眼睛茫然的在接机口寻找着目标。

不过因为人乌泱泱的一片,他有些紧张,以至于视线混乱的愣在了原地,被人群挤来挤去。他那有些发红的眼角印在了皮肤白净的眼眶上,似乎下一秒就能哭出来。

真是的…那家伙,这么多年还是那样啊。

站在不远处的酒红色头发的男子苦笑的摇了摇头,伸出自己的胳膊用力的挥了挥,朝他喊到:

“崆!”

少年听到了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连忙抬起了头。

看到了远离人群站在不远处的,正笑的一脸灿烂的酒红色头发的青年,像找到了主人的小狗一样,兴奋的朝他跑过去:“凉哥!”

------------------------------------

少年有着一头乌黑的卷发,白皙的皮肤和黛色的眼睛。他身上穿着时尚的黑格子长款风衣搭配酒红色裤子,脚上是一双纯黑色的小牛皮靴,倒是很会搭配衣服啊。

石羽凉看着面前双手捧着罐装咖啡小口喝着的秀气少年,不由得拍了拍他的肩膀:“崆现在变成一个帅哥了啊,明明当年走的时候才小学四年级,还是个小豆丁呢。”

“听姐姐说凉哥的变化也不小呢,最近几年特别照顾她和小雪…”

崆露出乖巧的微笑,看着一边的凉。

“绛开玩笑的话你都信,真是受不了你!”

用手指弹了一下少年的后脑勺,凉有些不高兴的鼓着脸颊。

“抱歉…”崆捂着后脑勺。

“不过算了…比起这个,崆你回国后的第一顿午饭想吃什么?如果是和式料理的话就回你自己本家吧,如果是西餐的话哥哥家的酒吧有新研制出来的炖牛肚,对哪个更有兴趣呢?”凉凑近了崆,盯着他认真的问到。

“那个…那我想吃烤肉。”崆歪着脑袋看着酒红色头发的青年。

凉愣了三秒以后发出了一声惊呼:“诶?!”

——————————————————————

黑发的少年坐在屋顶的边缘,双腿悬空轻微的晃动着。

一边从身边的塑料袋里拿出用红豆面包和小房子牛奶,撕开包装,开始吃起来。

“味道没变啊,上次吃还是三个月前来着。”

感受着红豆面包甜腻的馅心,他满足的闭上薄荷色的眼睛。

这个街区虽然很偏僻,但是适合交易,而且周围还有一家便利店,卖着很好吃的红豆面包。

他三下五除二的解决了手中的面包,一边喝着牛奶,他扭头朝身后看去。

浅金色长发的少女正靠着墙陷入了短暂的睡眠中,她纤细的一只手臂被他用手铐拷在周围的护栏上,估计也不是太舒服的,他想。

为了看清楚交易人面貌,他昨天晚上并没有带着她回到自己家,而是拉着她在天台过了一夜。

自己倒还好,她可是个大小姐,但是出乎意料她也不娇气,一晚上安安静静的,并没有闹什么变扭。

就连他早上爬下去买早餐面包的时候她都乖乖的,有点意外呢…

不过…等了这么久都没有等到原本交易的对象,看来今天只能先回去了,毕竟自己也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这么想着,他喝光了手中的牛奶后跳下了护栏,伸手凑过去碰了碰少女的肩膀,她宝蓝色的眼睛慢慢的睁开了,带着些许茫然看着他。

“不等了,我们先回去吧。”

他掏出钥匙打开了手铐,把少女的胳膊解放出来。

“去哪里…?”

“八王子市,我家那边。”

他掏出包里剩下来的面包和牛奶递给少女,示意她吃掉。

奈雪倒是没有拒绝,可能是因为饿了,她乖乖的接过去,打开包装吃起来。

少年掏出香烟和打火机,开始他今天午后的第一只香烟。

奈雪边吃边偷偷的打量着面前的少年,他的个子挺高的,身体虽然看起来瘦弱,但是十分的强壮。

一头黑发不仅长,而且还有些乱蓬蓬的,但是他用头绳扎成了马尾垂在脑后,倒也是收拾清爽了的。

他左侧的脸颊上有一个十字型的浅淡疤痕,也不知道是怎么留下来的,不过并不影响他的颜值。

“那个…”

在抽烟的男人缓缓的抬起头,薄荷色的眼睛看着坐在地上吃着面包的少女,腮帮子鼓鼓还挺可爱的。

“什么事?”他缓慢的吐出一口烟圈,心情很好的搭理着她。

“你叫什么名字…我以后怎么称呼你…虽然可能相处的时间不会很长…但是…”

少女紧张的不行,白皙的手指不由得把面包捏得皱皱的,馅心都快要掉出来了。

“我?我叫赤名那。随便你怎么叫好了。”

撇开了视线,少年举起香烟继续默默的吸着。

“那君?”奈雪不确定的问着。

“没错,虽然是很像女孩子的名字,但是我是男人,吃好了就走吧。”

把香烟丢在地上用鞋底踩灭之后,赤名那从背包里拿出滑索开始做下去的准备,“因为带着你不能坐电车,只能先走着一段了。”

“……”奈雪默默地把面包全部塞进嘴里,跟在少年身后慢慢的从绳索上滑了下去…

——————————————————————

黄昏降临了。

在厨房里帮完忙的少女慢慢的顺着走廊走回自己的闺房和室。

她拿起梳子利索的梳着自己黑长的卷发,用漂亮的发带扎成马尾,然后插上大红色的枫叶绢花。

从衣架上取下厚重的大红色绣球花花纹的和服穿上,她将下摆轻轻的叠在膝盖下,拿出胭脂和口红开始化妆。

糊着和纸的推来门外,穿着茶色和服的女管家走到了门边,修长的身影倒影在雪白的和纸上。

“绛小姐,逢乐先生到了。”

“好,我马上就来!”

用小指沾着玫红色的唇膏轻轻的涂在自己的嘴唇上,少女默默的站起了身。

,黑珍珠似的双眼认真的盯着镜子中白皙的面容,今天也要做到完美…在逢乐面前…

她在心里默默地说道,纤细白皙的手指默默的攥紧了和服的下摆。











第一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