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造之物

《Snow Flake》[雪剥落]——原创系列

天草四郎×fa动漫的三战人造人御主

剧情原创向,ok的话请继续。

————————————————————————


——————————————————————

寂静的黑夜,银色头发的男人静静地单膝跪在十字架下,做着祷告。

回忆如同潮水一般突然涌入脑海中,他睁开了琥珀色的眼睛,停止了祈祷。

窗外似乎有什么东西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了,他直起身。

是雪花吗?

说起来也该到下雪的时候了呢。

他慢慢的朝大门走去,寂静的教堂内回荡着他的脚步声。

“吱呀”一声,他伸手用力推开大门,外面已经轻微的堆积起了白雪,看样子下了有一些时间了。

“真是淘气啊…”他露出笑容,伸手接住从天空飘落下来的白色的精灵。

小巧的白色就这样静静地躺在他的掌心中,直至晶莹的棱角化成了水滴…

“啊,抱歉…”

男人惋惜叹了一口气,将手轻轻的靠近地面,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水滴滑落在一旁的雪地上。

“希望你能够回到原来的地方哦…”

他轻轻的用手指碰了碰挂在胸前的十字架,往事越发的清晰起来…

啊啊…曾经,似乎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呢。

在温暖的掌心中逝去的雪花…它是否会感觉幸福呢?

不过带着掌心的温度的话

即使是温暖,也会玷污那份纯白的色泽吧。

或许本身就是残酷的呢,让雪花在掌心中融化掉给予它温暖,之后又毁灭掉它这种事…

就像对待那个人一样…

嗯,即使没有去伤害她,但是就结果而言,她依旧是离开了…

不过,就当是教训好了,绝对,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

60年前

御三家之一的爱因兹贝伦一族为了弥补第二次圣杯战争造成的失败的后果,准确的说,应该是为了洗刷战败的耻辱。总之,他们在【力量】和【智慧】间,经过一番苦恼后,他们最终选择了【智慧】,就是召唤出原本为了调整圣杯战争平衡性而存在的,拥有最强特权的ex职介——ruler的servant。

为了能够在圣杯战争中掌握最强的力量,爱因兹贝伦第八代的族长, 尤布斯塔库哈依德·冯·爱因兹贝伦也依旧为圣杯战争下了血本,花了将近三个月的时间,制造出了当时最优秀的人造人,来当ruler的master。

“你要理解自己的使命,召唤那拥有特权的servant,并使役他完成第三法Heaven‘s Feel,让爱因兹贝伦家长久以来的使命在这里完成。”

被命名为安娜斯菲尔的人造人对族长点了点头,表示了自己理解背负着家族的使命和希望,而接下来便是一切的关键。

他们委托了各种关系,利用了军事方面的资源,在第三次圣杯战争开始的前夕,动身前往了日本冬木。

在那一日里,伴随着召唤咒文的咏唱完毕,赤红的召唤阵里出现穿着黑红边和风服饰的黑发少年,用琥珀色的眼眸,温柔的看着她,并且露出了微笑。

“servant,天草四郎时贞,以ruler职阶现界,虽然是应当裁定公正的职阶,但是会为了御主以及我的梦想去获得圣杯。”

安娜丝菲尔只是呆呆的站立在原地盯着眼前的ruler,她觉得很惊讶,因为面前这个不满20岁少年的笑容有些不够真实…以及他笑的理由是?

————————————————————

天草四郎时贞,日本战国时代末期的反抗英雄,传说在当时行使了种种奇迹被当成神子,让爱因兹贝伦的族长失望的一点是天草四郎并不是十分强力的servant,魔术使役方面也应该比不上caster吧,但是另一方面他却具备完整的ruler权限,那样的话目的也是达成了。毕竟,本身召唤ruler就是极其破坏规定的行为,若是其他圣人为对象的话是不可能召唤出正规的ruler吧,但是极其接近圣人的天草四郎却让这个变成了可能。

——————————————————

“没事的,我会陪在您的身边,只要按照我的方针去行事,一定会胜利的。”

站在红色魔法阵中的少年慢慢的走了出来,用带着自信的嗓音,向银色的人造人伸出了手…

——————————————————

窗外开始下雪了…

安娜丝菲尔静静地坐在挂着红色垂幔的床上,看着窗外飘落的雪花。

【风的孩子们…♪】

【纯白的…雪花…♪】

【怀念的目光…闪烁着光…♪

“吱呀”一声,厚重的木门被人用力的推开了,接着传来了轮子在地砖上滚动的声音…

她停止了唱歌,回过头看着,只见是一幅超出常人理解范畴的景象。

一个穿着和风服饰的少年推着一辆餐车出现在门边,他有些抱歉的露出了苦笑:“哦呀…是我打扰了master的兴致了吗?”

“……”安娜丝菲尔看着他摇了摇头,表示没有。

“那,刚才那首歌,能接着唱下去吗?”

ruler发出请求,他还想再听听那首歌。

“……”安娜丝菲尔摇了摇头,慢慢的从床上站起来,绯红色的眼睛盯着ruler推着的餐车。

“啊,这是,正在用餐的时候,想到master您还没有用餐,所以拿来跟您一起吃。”

尽管很惋惜自己打断了master的兴致,不过看到她重新对东西有兴趣了以后,ruler连忙解释道。

“…………”

安娜丝菲尔走过去,坐在了自己房间的餐桌旁。

“今天的食物似乎是浓汤,我没有喝过这种的哦。”

动手将浓汤摆在了人偶面前的桌子上,然后把勺子放在她的手心里。

“……?”人偶低下头看了看手中勺子,眼睛里露出茫然的神情。

“进食呢,是为了活下去而做的作为重要的事情呢,撒,master也一起来吧。”黑发少年露出笑容说到。

“………”

人偶听懂了,她拿起汤匙,舀起一勺浓汤慢慢的放入口中,品尝了一下后,用力点了点头。

“看来这道汤您很喜欢呢,太好了。”ruler也动手吃起来。

“我开动了……”

他双手合十,行了一个吃饭的礼节,便开动了起来。

“……”安娜丝菲尔看着他的动作。

“啊,这是…呃…我的故乡吃饭的方式…master别在意…”

ruler有些害羞的撇开视线,低头大口吃起来。

“抱——歉…”安娜丝菲尔低头道歉着。

“master不需要道歉…我不会这样做了…”

ruler连忙说道。

“没关系—就这样做吧——如果这样你能感到——轻松的——话——就太好了——”

安娜丝菲尔用绯红色的眼眸认真的看着ruler。

“是,我知道了,master,吃完了的话休息一下吧…晚上,就要开始巡逻了。”

ruler点点头,露出微笑。

“已经开始了吗——”

“嗯,所以,我们要开始小心了…master。”

——————————————————

到了傍晚,ruler带着安娜丝菲尔离开了城堡。

“得先去教会——借一身衣服呢…”

安娜丝菲尔表情有些困惑的看了看ruler身上的衣服。

“啊,说的也是…”ruler赞同的点点头。

“头发也——需要弄短一些…”

她伸手触碰了一下男人的长发。

“我知道了。”ruler说着闭上了眼睛,只见头发绑着的那一节像雾一样,化成了蓝色的粒子消失不见了,只留一头清爽利落的短发。

“干——得不错。”安娜丝菲尔点了点头。

“这只是小事啦,master。”ruler露出微笑,向她伸手了手:“走吧,master。”

“嗯。”安娜丝菲尔点了点头。

————————————————————

从城堡步行到教会,已经接近深夜了。

“看来就是这里了呢。”

ruler认真打量着这间透露着圣洁气息的,庄严的教堂,不由得露出了敬仰的神情。

“感觉太美了…”

“是么——”安娜丝菲尔有些不能理解,她伸手推开了教堂的木门。

“……欢迎,来到冬木的第三队主仆哟,恭候多时了。”

寂静的教堂内部,一个身穿黑色神父服的中年男人从阴影里走了出来。

“……我是爱因兹贝伦家的master,这是我们的servant ruler。”

安娜丝菲尔换了一副严肃的口气,面无表情的对神父说道。

“ruler class的servant吗?说到ruler的话,应该是圣人才能达到的职位,究竟是是不是真正的圣人呢?”

神父端着烛台凑近了ruler,下一刻,他睁大了眼睛。

面前的ruler只是个不足20岁的青年,琥珀色的眼睛里有着坚定的信念…

这感觉…这感觉…

神父的身体不可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哦呀…您怎么了吗?神父大人…”ruler有些疑惑的看着面前的中年男人,神情困惑的看了看自己的master.

“……”安娜丝菲尔也表示不能理解的摇了摇头。

“真是奇迹…我…我言峰璃正…终于…见到了圣人了啊!”

中年人激动的热泪盈眶,忍不住单膝下跪,对着ruler做了一个瞻仰上帝才会做的动作。

“不用这样夸张啦…会难为情的…”

ruler苦笑着伸手去扶起神父,“其实,只是想来借一套衣服,方便行动。”

“没问题,我现在就去帮你拿来。”言峰璃正起身朝内室走去。

…………

穿上了黑色的神父服饰后,ruler对着镜子看了看,回头看着坐在一旁木椅上的安娜丝菲尔问道:“的确感觉看不出身份了呢,master。”

“嗯——不错——”安娜丝菲尔赞同的点点头。

“不过这是什么?十字架吗?”她像发现了新奇的东西似的,拿起ruler手边的十字架。

“这个啊,是十字架哦,信仰上帝的人都会随身佩戴的东西。”ruler这样说道。

“上帝?”安娜丝菲尔好奇的问道。

“上帝是爱着一切会救赎的存在 据说,人生下来就背负着罪过 ,信仰上帝的话,就会得到上帝的爱获得赎罪的可能,上帝是会拯救任何人的哦。”ruler笑着解释道。

“这么说,上帝是能够创造理想世界的人咯…?”安娜丝菲尔认真的盯着躺在手心里的金属的十字架。

“也许吧…”

“这样的话…”她伸手将十字架戴在了ruler的脖子上,最靠近他心脏的位置。

“master?”

“感觉是ruler应该拥有的东西…你生前…应该也是信天主教的吧…”

不知道为何,对ruler说起生前,总觉得非常有亏欠的感觉。

安娜丝菲尔默默的低下了头,心脏的位置,非常的痛…

“没关系的,master,我们一定可以夺得圣杯的…因为我的愿望,就是救赎这个世界啊…”

ruler露出仿佛能驱散阴霾的温暖的笑容,仿佛整个房间都明媚了起来。

“那,ruler的愿望,也请算上我的一份,请你一定要实现自己的愿望!”

安娜丝菲尔认真的看着ruler的脸,嘴角努力向上扬着,想做出微笑的表情。

“嗯,我答应你,一定会实现我们的愿望…”

ruler郑重的点了点头。

我一定要祈祷实现一个和平的世界,没有悲伤,没有虐杀,在那个美好的世界里,不幸的人们,都能获得幸福。

为此,哪怕不择手段,我也要夺取圣杯。

ruler在心里暗暗发誓。

—————————————————

“那么,有情报需要的话,我会毫无保留的透露给您的。”

言峰璃正低头对ruler鞠躬告别以后,转身回到了教堂里。

“哦呀…真是…他那样子我真的很难为情啦…”ruler有些不自然的挠着头发。

“没关系那样就说明,ruler确实是圣人吧……”

安娜丝菲尔站在ruler身旁,目光认真的对他说道。

“嗯…谢谢你,master。”ruler露出暖暖的微笑。

一缕光从天边透了过来,慢慢的,照亮了整个天空,灰暗的周围也明亮了起来。

不知不觉已经接近早上了啊,那位神父究竟耽误了多少时间啊…

ruler苦笑道。

“这里的日出比我的家乡那边早了很多呢。”

安娜丝菲尔不由得扭头去看,银色的长发随风轻轻的飘动起来。

“……”

ruler睁大了双眼看着晨光中的银发少女,明亮的光线撒在她的身上,似乎给她披了一件华贵的银纱,让他觉得十分的美丽。

啊啊,或许【理想的人类】就是像master这样完美无缺的模样吧。

“嗯,这里是日出最早的地方呢…怎么样?要不要先去解决一下吃饭的问题?已经一夜没有吃饭了哦…?”

ruler凑到master身边,这样轻声的问道。

“嗯。”安娜丝菲尔点了点头。

“那就出发吧,这里我也不是很熟。”

说着,他牵起master柔软的手,慢慢的朝大路走去。

“ruler,手的话…”

“不是说不太熟嘛…这样就不会走丢了哦。”

ruler语气轻快的说道,不给少女拒绝的机会。毕竟刚刚那一幕,终于让她看起来像人类了一点呢。

“我知道了,尊重ruler你的意见。”

安娜丝菲尔乖巧的跟在他的身后,朝逐渐热闹起来的早市走去。

——————————————————

路上的行人开始多了起来,安娜丝菲尔被陆续摆满路边的小摊吸引,不由自主的松开了ruler的手。

“慢点哦…”

ruler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快步跟在master身后。

“哦…”安娜丝菲尔听话的放慢了脚步,但是跟ruler略微保持了一点距离。

“……”ruler默默地跟在身后守护着。

忽然,他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向马路的对面望去,只见一个穿着军装的长发男人站在路边盯着他们,面部表情有些惊讶。

是因为在普通的圣杯战争中遇见ruler的职介感觉很惊讶吗?

“……”ruler朝他露出微笑,不过眼睛并没有像对待主人时那样温柔的眯起,对方如果是master的话,应该会明白,因为这算是警告。

“……”

果然,那个男人的表情开始变得狰狞起来,随后他扯了扯帽子离开了ruler的视线。

“哦呀…”

ruler感叹了一声,怕不会善罢甘休的吧,稍微注意一些好了。

“怎么了?ruler,表情有些怪呢。”

安娜回过头来,站在原地看着自己的servant。

“没什么,要吃骨头锅吗?”

ruler随即露出微笑,指了指头顶上的招牌。

“嗯,有点想。”

安娜也没有拒绝,大方的点头了。

“那master请进去坐下吧,我来负责端食物。”

“嗯。”安娜丝非尔听话的坐进店里去等着了。

“……”

ruler站在门口,向店主点了食物,拿着餐具准备进去的时候,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

ruler嘴角露出一丝猜透了的微笑,随即回过头。

果不其然,那名穿着军装的男人就这样站在ruler的身后。

“有什么事吗?”ruler露出微笑。

“稍微过来一下…”

军装男人带头出了店门,ruler也只好放下餐具,保持着微笑跟着男人出去了。

“……”

到了屋外,男人关上了店铺的拉门,动手点燃了一支雪茄。

“你有什么事吗?没有的话我就失陪了。”

ruler终于放下了微笑,露出了略微严肃的神情。

“我听说ruler的servant一般来说是不会有需要圣杯实现的愿望的,你如果只是负责监督战役的话,我希望你就不要干涉圣杯了,否则你的master把你召唤出来,就是犯规的了,这点搁在哪里都不会有好的结果。”

男人吐出了一口烟圈,这样对少年说道。

“您这是在威胁我吗?达尼克.普列斯通.尤格多米莱尼亚。”

少年的声线依旧十分的平静,不过目光却锐利了起来。

“!”

男人惊讶的丢掉了手中的雪茄,震惊的看着面前不满20岁的少年。

“怎么了?我怎么会知道你的名字吗?很简单哦,我是ruler嘛,这点小事还是不成问题的哦,达尼克。”

“ruler…我再说一次,只要你不打圣杯的主意,我就不会给你找麻烦,否则的话…”

达尼克凑近克ruler,似乎随时都打算揪起这个弱不禁风的少年的衣领。

“很遗憾,别的ruler的话,或许还有这个可能,不过我有哦,有想要托付给圣杯的愿望,所以,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微笑的说出这样的话语,ruler的声音开始低沉了起来。

“你!”达尼克大叫道,向少年扑过去

“顺带一提,达尼克知道对ruler出手代表什么吗?”

ruler伸手抓住了达尼克挥过来的拳头,面不改色的说道。

“呃…”

手被捏得生疼,达尼克忍不住又挥起另外一只手。

“学乖一些比较好,别人我还可以考虑,但是我现在决定了,绝对不会把圣杯给你这样的人,反正也不会是什么好愿望吧。”

低头躲过挥来的拳头,反身朝达尼克的腹部狠狠地踹了一脚后,ruler拍了拍手和衣服,推开拉门进入的店铺,留下达尼克一个人狼狈的摔在地上…

“可恶…”

达尼克面部狰狞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一个巨大的阴谋。

————————————————————

ruler一进入店铺就感受到一股灼热的视线。

安娜正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不过怎么说呢…本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努力的在做出“严肃”的表情,其实还挺可爱的。

“哦呀,master都听到了吗?”

ruler笑着试图安抚着,一边快速的想找位置坐下来。

“不行——”

安娜伸手挡住了ruler的去路,娇小的身体衡在店铺中央。

“什么不行?”

“ruler不可以做危险的事情…不能为了圣杯战争,不择手段的…如果受伤了怎么办…我们的愿望,怎么办?”安娜轻声说着。

“……哈…”

ruler低下头挠了挠头发,有些愧疚的笑了。

“真是惭愧啊,作为servant我让master操心了。”

“诶…不,并没有…”

安娜试图表明自己没有生气的意思,只是有些担心而已。

“我知道,不过作为ruler说出刚才的话,也实在是过分了一下,所以我答应master,一定会遵守规则,绝对不会做白白牺牲的事情。”ruler说着伸出了小指。

“这是?”安娜丝菲尔一脸不明白的看着。

“这是做约定哦,如果失约了我会吞一千根银针的…”

ruler露出微笑,晃着自己的小指。

“也不用那么过分吧,会多痛啊…”安娜有些不愿意把手伸过去。

“啊啊,真是难办的master啊。”

ruler笑着动手摸了摸master的银发,非常柔软的,美丽的银发,ruler不由得细细摩挲着。

“ruler?”

“不装饰一下真的很可惜呢,回头去看看集市上有没有适合你的发饰吧。”

“不用了吧,ruler,现在战争已经开始了啊。”

“我说了没问题,请相信我,master,请相信你的servant,我绝对不会白白牺牲任何事物,也会拯救任何事物的,所以,请您好好享受自由的时光吧。”

ruler睁着他那双琥珀色的纯真的瞳孔,让安娜丝菲尔不忍心拒绝。

“嗯,我相信你,请终将给我带来胜利,我的servant ruler!”安娜丝菲尔努力的扬起嘴角,露出回应ruler的微笑。

——————————————————

之后,ruler认真的回应的master的期待,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战斗之后。

他采用了完美的计划以及谨慎的防御战略,居然一步步的赢了下来。

虽然他身为ruler并不是十分强的从者,但是对于其他master来说,却是非常棘手的一个敌人。

所以说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的举动的话,达尼克也绝对不会那样急切的开始实行那个阴谋。

————————————————————

几个星期前向饰品店定制了一个水晶发夹,ruler解决完事情以后,挑了一个明媚的午后,来取饰品。

“是给你妻子的礼物吗?她可真是个漂亮的人呢。”慈祥的老工匠这样说道。

“嗯,是啊,所以想送一个配得上她的礼物。”

“那,请收好。”

“谢谢。”

细心的收好礼物以后,ruler慢慢的朝车站走去。

好久没有回到城堡了,今天没什么事就陪陪master吧,给她梳梳头,陪她看看雪景…

“你还真是一路平安的活下来了呢,servant ruler。”

穿着军装的达尼克就这样突然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看来你还没吸取教训呢…达尼克。”ruler毫不掩饰的微笑着。

“作为作弊的一方,爱因兹贝伦凭什么有资格获得万能的许愿机!”达尼克几乎是咆哮的吼出这句话。

“哦呀…就算是ruler.我也是servant,这点对于任何人来讲没什么不同,达尼克。”

“你们迟早会有报应的,爱因兹贝伦。”达尼克咬牙切齿。

“达尼克,最后一遍,我说的很清楚,我们,只是作为servant而战。”

ruler扔下一句话后,越过达尼克,向前走去。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待ruler离开以后,达尼克摘下帽子不可置否的笑起来。

“听到了吗?assassin,我并没有骗你们,所以把这个消息传播给其他御主和servant,爱因兹贝伦靠着作弊召唤出来的英灵,毫无压力的就要赢得圣杯了。”

“……没想到居然是这样,亏我们还在堂堂正正的战斗着,真是令人失望。”

原本倒映在地上的矮小影子消失不见了。

“哈哈哈哈哈哈…”

达尼克还在得意大笑着,一个金色长发的俊美男子从空气的蓝光中,实体化了。

“这样真的好吗,我的御主哟,这样下去,圣杯战争会强行终止了。”金发的枪兵这样说道。

“怕什么,只要我得到了圣杯就够了,其余人是死是活又有什么关系?”

“这样嫁祸给爱因兹贝伦家,ruler万一使用了特权怎么办?”

“我才没有嫁祸,他们召唤出ruler本来就是违规的,应该有人去收拾他们,不提这个了lancer,你能探测出圣杯的位置了吗?”

“应该可以了,master.”

“很好,今晚…圣杯就是我们的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达尼克捂着脸大笑了起来,那神情,已经接近了疯狂。

————————————————————

“你是说,有人发现了圣杯?”

在回家的路上,收到了言峰璃正的联络,ruler只好赶了过来。

“是的,除了ruler你以外,另外的人,知道了圣杯的地点。”

神父放下了红茶,一脸心事重重。

“您在担心什么?这里是教会,master绝对不会轻易来这里的吧?”

天草小口喝着红茶,露出笑容。

“怕就怕在…如果是军队来干涉的话…”

“能让我见一下圣杯吗?”ruler放下了红茶,目光诚恳的说道。

“当然可以,只要解决掉lancer和assassin,ruler你就获得了圣杯,只是看一下当然可以。”

神父带着ruler前往了圆藏山的一个地下的空洞。

“真不可思议…”

“圣杯本身就是奇迹了…ruler就是那个了…”

言峰璃正指了指洞中央的一个巨大的发光体。

“啊啊,我看到了…”

ruler说着走了过去,顿时浑身都染上了明媚的金色。

“这就是…我们的希望…”

他将手轻轻的放在巨大的发光体上,顿时浑身都充满了力量一般,他睁开了琥珀色的眼睛。

“接下来,只要坚持下来,我们就会胜利…圣杯战争,就会结束了…然后…”

然后…

他并没有说下去,只是抿着嘴唇,露出了微笑。

“圣杯一定会归圣人所拥有的,ruler。”

言峰璃正看着这如同圣迹一般的景象,用铿锵的声音这样说道。

——————————————————

陪同言峰璃正回到教会以后,ruler手握着十字架,静静地跪在十字架下面,闭着眼睛祈祷着。

“要不要过来休息一下?ruler,你已经祈祷了两个多钟头了。”

神父泡了新的红茶,端进了大厅。

“没关系,我想我只是太紧张了…”

ruler的声音低沉了起来,他低头继续祈祷。

“也难怪,这阵子忙坏了吧,做着servant而不是ruler的工作。”

神父端起红茶喝了一口后,看着跪在十字架下的少年的背影,他还很年轻,却过早的离开了人世,成为了servant。

“叮铃铃…”

放在角落里的电话响了,言峰璃正放下了手中的红茶杯,走过去接起。

“这里是言峰教堂…我是…”

他接听着电话,这时ruler祈祷完毕,站起了身,衣兜中的首饰盒子掉了下来,他弯腰打算捡起…

“什么!大圣杯被?!是德军?军队怎么会知道圣杯的事情?真是荒唐!”

“……”ruler愣在了原地,维持着捡东西的动作。

“你也不知道?间桐和远坂已经来了?这我怎么解释?喂?喂?”

对方似乎挂掉了电话,神父叹了一口气。

“发生了什么事?”ruler问道。

“大圣杯被德军挖走了,也不明白是谁泄露了圣杯战争的事情,现在不光御主们,连军队都…”

“行了,神父,请你赶快离开这里…”

ruler似乎看到了什么,不顾一切的推着神父离开了教堂。

——————————————————

等剩余的master全部聚集在讲堂门口以后,达尼克透过望远镜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轰!”

随着一声轰炸声,教堂瞬间变成了火海,御主和从者因为互相猜忌,开始了自相残杀。

火光中,一个身影只是静静地靠在门后,对外面的厮杀声,耳充不闻,他似乎明白了些什么,最后狼狈的垂下头。

————————————————————

“圣杯…圣杯…”

一个老态的身躯一边对着远方伸出手,一边费力的爬着…

“……”

一个穿着红色黑边日式服装的黑色长发的少年面部严肃的慢慢的走出燃烧的教会。

“ru…ler”

老态的身躯,发出了呻吟。朝那个身影伸出了手:“你…”

“……很抱歉…”

ruler转身快步的离开了教会,他又看到了这悲剧的延续…

————————————————————

“风…的孩子们…纯白的…雪花…”

女人轻轻的哼唱着歌曲,最后扬起嘴角笑了…

被利器贯穿的痛苦依旧留在体内,现在已经…很晚了吧…感觉天都有些黑了…这可不行…

她绯红色的眼瞳空洞着,只是呆呆的看着从天空飘落的雪花,这样落在她的脸颊上。

应该知足了…起码有过自由不是?

看到为了创造出自己,而堆积在工坊角落里的,那些人的残骸…自己曾经也很害怕不是…?

但是那个人不一样…即使很年轻…也会为了自己心爱的事物,放弃一切来拯救世界,真的很耀眼,自己也想成为他那样的人啊…温暖的…温柔的…

“……”

嘴角终究还是瘫了下来,她已经没有力气维持笑容了…

啊…真是…可能等不到了,虽然一直在等…可是可能也没有时间了…

有点不甘心,不懂那个人的愿望,有没有实现…就这样…真的好不甘心…

安娜丝菲尔的眼角满满的溢出泪水,如果那个人没有实现愿望的话…他会怎样自责啊…

“master!”

雪被踩踏的声音,有人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

安娜丝菲尔把脖子努力的转了转,可惜没有成功…

“master!”

那人温暖的臂膀托起安娜丝菲尔冰冷的身体,安娜丝菲尔就这样靠在ruler的怀里。

“……你来了啊…”

安娜丝菲尔的眼泪从眼眶里滑落下来,很想抬起手摸摸那个人的脸,可惜也没有力气了…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ruler将安娜丝菲尔搂得更紧了些。

“没关系…该感到抱歉的是我…这一切…你不该感到歉意啊…”

“可是……”

ruler只是静静地把安娜的头发贴紧在脸颊上。

“我呢…看到了这世上…最美丽的色彩…”

安娜丝菲尔的目光似乎在看向远方。

“是怎样的颜色…?”ruler轻声问道。

“很美丽的…颜色…”

“是么,最后…能让我听听你的歌吗?那首风的孩子…”

ruler轻轻的握住了安娜丝菲尔的手。

“不行…作为惩罚…明明看到了…却还是这么慢…的惩罚…”

安娜丝菲尔轻轻的叹了口气,其实这里,她是想笑的。

“好吧…master,要睡一会儿吗?”

“嗯…我会连着ruler的份,在梦里…好好的唱下去的…”

安娜丝菲尔慢慢的合上了眼睑,那份美丽的红色也消失在了白雪中。

雪越下越大,过了好久…

直至白雪落满了两人的身体。ruler,不,天草四郎时贞,这才抬起了头,望着森林的深处,开口轻声问道:

“那里,也有会雪花看吗…?”

——————————————————

回忆就到这里停止了,一朵在温暖中逝去的雪花故事也说完了…

“……”

六十年以后的现在,变成白发的少年睁开了眼睛。

六十年前,作为唯一幸存下来的servant,或许是他胜利了,那场战斗如同可笑的闹剧一样,最后以混乱的战斗收场,他敬爱的master,也许她的音容笑貌他没有资格记住,毕竟是他的过错,没有及时的赶到,作为servant,这是不合格的。

虽然结束了,但是对于少年,天草四郎时贞来说,这场战争,并没有结束,他还没有实现自己的夙愿…

“你也有赏雪的雅致啊,言峰神父…”

蓝光闪过,一个穿着黄金铠甲的白发英灵出现在了天草所坐的椅子的后面。

“嗯…不知不觉,就看的入迷了…”

少年露出微笑站起身。

“迦尔纳…”

“神父…”

金甲英雄认真的盯着面前有些瘦弱但是依旧笔直站立的少年。

“怎么了吗?”天草扬起嘴角露出微笑,琥珀色的眼眸认真的望着英雄。

“不,没什么…”英雄转身消失在了空气中。

“不管怎样…我的愿望不会变的…哪怕…”

琥珀色的眼眸望着空中飘落而下的雪花,缓缓的伸出手。

“哪怕…不择手段,我也…”

一定会夺回圣杯!

——————————————————

宛若淡雪一般飘然落下的眼泪深处,

有着本应与你一起见证的【永远】。

纵然时光荏苒,四季流转。

却只余那灼烧胸中的回忆所堆积而成的终章…

END



小脑洞[内含私设]
假设印度兄弟遇到了超辣的麻婆豆腐。
[下]

小脑洞[内含私设]
假设印度兄弟遇到了超辣的麻婆豆腐。
[上]

卫宫饭第11话
软乎乎的蛋包饭

尼禄祭带着娜娜去别迦助战一天,回迦时兄弟俩相遇的小脑洞。希望各位食用愉快。

在淘宝上购买的周迦贴纸,整了几个小手帐一样的东东,字丑见谅哈

关于兄弟二人的身高和体重的小脑洞。
希望各位喜欢。

前天晚上突发奇想做了自己按照兄弟俩的配色做了两个小熊蛋糕。
然后突发奇想了一个小脑洞。
希望各位可以喜欢吧。

卫宫饭第10话  炸鸡块
以及序章和两篇番外。
整理继续成了手帐。

大家好,把卫宫饭画成了手帐形式的,全部都是自己原创,希望大家喜欢😘